您的位置:首页 > 经典小说

hen恒峰娱乐帝锦小说谁能推荐几本小说?

日期:2018-11-05 03:37:56 点击:0 来自:本站 作者:

  不要小白文我喜欢那种古代的穿越不穿越都可以女主挺强势的但前提是男主能压住女主(我喜欢有点大男子主义的男人)但绝不喜欢沙猪男总的来说喜欢较为平等的爱情喜欢文笔优美情节曲折复...

  不要小白文 我喜欢那种 古代的 穿越不穿越都可以 女主挺强势的 但前提是男主能压住女主(我喜欢有点大男子主义的男人)但绝不喜欢沙猪男 总的来说喜欢较为平等的爱情 喜欢文笔优美 情节曲折复杂人物多而形象丰满的 宫廷文也很喜欢 希望可以把简介 写上去

  展开全部《青蔷》作者:倾城之恋 【内容简介】: 无相之朝,青家二女,青蔷有才,青鸾有姿,二八娟娟好年华。 在青家,如果没有姿色或是手段,就只能被一个一个牺牲,拉拢青家的权势之位。 我成了青家的棋子,许给了内侍郎做三小妾,帮助妹妹青鸾成为皇上的宠妃,以光大青家的门楣。 我恨青家的无情和自私,我立誓如果入了宫我要得到皇上的宠爱,毁了青家。 可是机不予我,皇上将我赐给一个长年征战的将军。 或许我命中如此,我放下恨,平息怒火与不甘,当我认了命等待将军回来成亲的时候,皇上又宣我进宫。 姐妹相争,共侍一君。 树欲静,而风不停,这世上,真情与爱,会在哪里寻找到,伤害到千疮百洞的心,是不是还可以走出艳阳天。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苍老了一颗红颜心。 《太子弃妃:青楼季九儿》 《帝锦》 作者:沐非 【文案】: 帝,是帝王霸业谈笑中,锦,是锦绣成灰千秋洗。 景渊八年,暴君被诛,天朝从此分崩离析,混沌乱世的悲歌就此展开…… 因长姊之死,宝锦渡海而归,以北郡亡国公主的身份重入帝都,誓要逆转这乾坤棋局。 篡位新帝,性情阴沉冷漠,却对宝锦有着异样的情愫;他与皇后之间,看似恩爱非凡,却有着令人不安的惊怖内幕。 宝锦的姐姐锦渊,生来惊才绝艳,她先前以男装称帝,却只留下暴君的名声,尸骨难寻。 一道珠贝面具,一页泛黄的情笺,在表面平静的京城掀起绝大波澜-- 最终的一夜,钟鼓齐鸣之下,千重宫门次第而开,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重重迷雾中,是谁的纤纤玉手,落下这珍珑一子? 聚散离合间,又如何才能与你绾发携手,醉笑终老? ——这是一个隐藏在篡位背后的惊天故事. (是一个你猜到了开头,却料不中结尾的故事) 斩情丝(原名:弃后) 作者:西西东东 楔子 万安三年,夏。 大雨滂沱,伴随雷鸣电闪划破夜空,破碎天幕如凋零夜花,为自己短暂急促的生命嘶声哭泣。 雨水汇聚成溪,渐渐漫过台阶,漫过跪在地上身着殷红华服女子的双膝,也漫入女子心底,泛滥成灾。 “娘娘,回去吧,娘娘,求求您回去吧!”暗处突然奔出一身浅绿的宫女,柳眉粉腮,小脸上早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哽咽跪下,声声求唤前方木头般一动不动的女子。 季黎抬起长睫,露出黑亮动人却是布满血丝的双眸,娘娘?为何还唤她娘娘?她这个皇后,早已今非昔比,否则何须如此狼狈,跪了一个日夜他都不肯出来见自己? 自嘲扯出一个苦笑,不信,即便如此,她还是不信,不信十八年的青梅竹马都是虚情假意,不信三年的夫妻情分比不过三月的软玉温香,不信,她这一生的喜怒哀乐竟都是在一个骗局里! “姚儿。” 季黎干涩沙哑地喊出宫女的名字,微弱的生息几乎被大雨吞没,仍旧清楚传到跪在身后的宫女耳边,姚儿全身一震,拖着双腿一步步靠近她服侍了十几年的“小姐”,欣喜道:“娘娘,什么事你跟姚儿讲,我们回去好不好,不要再糟践自己身子了。” “姚儿,你说,世间之人,皆是这般无情么?” 季黎虚弱吐出这么一句话,似是自言自语,缓缓抬起头,仰脸看向天空,任由雨水洗刷早已花乱的妆容,如一株青莲被雨水刷去浊泥,渐渐露出原本便已清丽耀眼的绝色容颜,嘴角勾起释然的笑意,争取过,便不再后悔。 季黎突地站起身,片刻的摇晃都无,沉声道:“姚儿,回去吧。” 姚儿一惊,连忙起身扶住季黎,眼角瞥到她已然八个月的肚子,鼻头又是一酸,可曾有哪个皇后在妃子宫殿前长跪不起?可曾有哪个孕期女子几近临盆还无人问津?可曾有哪个金枝玉叶在腹中便受尽如此折磨? “姚儿,拿出凤印,我要出宫!”季黎换下繁重的凤冠,冗长的礼服,利索地挽好发髻,淡淡道。 姚儿又是一惊,急声道:“娘娘,您这副模样如何出宫?娘娘,您听姚儿一句,皇上圣旨已下,君无戏言,任由从前如何宠爱娘娘,再无反悔之理,娘娘还是保重身体要紧,您受得了这番折腾,肚子里的孩子未必受得了啊!” “凤印!”季黎早已下定决心,今日若是不出宫,定会后悔一辈子。 姚儿张嘴还想试图说服季黎,好像突然想到什么,双目通红,瞬间蓄满泪水,盈盈欲滴,垂眸掩住无法压抑的情绪,转身去拿凤印,那个后宫之主的象征,却如它的血红本色一般,浸染了多少人的血泪? “你在这里等我,若是……若是……”季黎深吸一口气,压住哽咽,续道:“便自行出宫吧,趁着皇上还未想起杀你之前。” 姚儿的泪水终是忍不出,汹涌滚出,滴在白嫩的双手上一阵灼痛,低着头颔首应允,她知道,她家小姐向来如此,一旦决定的事情,便再不容人反驳。 季黎握紧手上的凤印,罕见的血玉,被雕刻成展翅翱翔的凤凰,他曾郑重将它放在她手中,说,从今往后,你便是我的唯一。 话犹在耳,人事全非。 季黎决绝迈出步子,容不得她再拖延片刻,季府一门的命运,皆在她手中。 “慢着!” 季黎抬头,微亮的天空,倾盆雨水而成的帘幕之后,年老的郝公公蹒跚而来,旁边的小太监替他撑着伞,避免雨水滴入他手中的碗内。 季黎心脏一阵猛缩,脑中愈渐苍白,握住凤印的手越来越紧,展翅的凤凰,早已刺破她的掌心,鲜血一滴滴留下,她却恍若不觉,只是死死盯着郝公公手里那碗药。 “老奴拜见娘娘千岁。”尽管手中拿着药碗,郝公公还是行了非常周全的一礼。 “起来。”季黎淡淡吩咐,几乎费尽全力抽回已经跨出门槛的一只腿。 “娘娘,这是陛下赐给娘娘的药,还请娘娘务必当着老奴的面饮下。”郝公公弯腰低头,双手恭敬将药碗捧在季黎眼前。 季黎怔怔看着那碗黑漆漆的中药,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都没说,接过来便要喝下,一旁的姚儿一手捂着嘴巴早已泣不成声,一个箭步拉住季黎的手:“娘娘,不可以……娘娘不可以……” 季黎顿在半空的手不可抑制的微微发抖,黑眸黯淡没有焦距。 姚儿直挺挺地跪下,对着郝公公连连磕头:“公公,求公公为娘娘多说几句话,皇上一定是一时冲动,求公公,娘娘肚子里的……求公公……” 咚,咚,咚…… 一声声,磕入季黎心底,终于让她麻木的心有了片刻知觉。 她淡淡扫了一眼额头渗出鲜血的姚儿,再看了眼手里黑漆药中自己苍白的倒影,最后将目光移到郝公公身上,掀唇一笑:“是不是我喝下这药,便可出宫?” “老奴奉命送药,其他事情老奴无权过问。”郝公公垂首恭敬回答。 “好!” 决断的一个“好”字,话刚落音,举手仰面间,药已下肚,苦么?不苦! 放下药碗,季黎拿手帕微微擦去嘴角,挺直腰背,一步步走出寝宫,只留下嘤嘤哭泣的姚儿和拧眉看着药碗似在沉思的郝公公。 尽管衣着普通,手持凤印之人,无人敢拦,季黎穿过直琮门,径直从北宣门出了皇宫,直奔刑场。 多少年,没再出这宫门?看着来往热闹的人群,季黎只觉得恍如隔世,这里每条小巷,每个摊位,每个角落都有过自己的身影,拉着他说晋言,我要吃蒸米糕,举着手中的胭脂问,晋言,漂亮不?推着他道,晋言,快点快点,爹又找来了…… 季黎闭上干涩到疼痛的双眼,三年,三年前,也是在这条街道上,他红着脸,偎在她耳边,带了些许羞涩,些许不安,试探性地轻声问道:“黎儿,嫁我可好?” 一入宫门深似海,从那以后,他是一国之主,她是一主之后,他不能再随意出宫,她亦不能随口便是晋言晋言…… 深吸一口气,过去的事情,多想无益,迈着仓促的步子继续向前。 天已大亮,前方人潮汹涌,随着旭日升起,刑场周围的民众只多不少,季黎一手搭在肚子上,步子已是有些艰难,无视腹中隐隐作痛,孩子,母后对不起你,护你不住,却想尽全力护住你的亲人们。 “让开,让开!”季黎手举凤印,沉声低喝。 人群霎时静得可闻细针落地之声,手持凤印,八月身孕,绝色之姿,再看看跪满刑场的季府满门,任谁都能猜到来者身份,纷纷后退,让出道路。 刑场之上,足足一百八十九号人,皆是季府嫡系亲属,身着白色囚衣,头发凌乱肮脏,被束住手脚,齐齐跪在邢台,为首两名老者,一男一女,皆是满面尘霜,男子抬头看到季黎,只是微微摇头便再垂首,不看她一眼,身边的妇人却突然激动起来,泪水使得脸上污浊不堪,高声哭喊着:“黎儿,救娘亲……救娘亲,黎儿,救你哥哥,不救娘亲救你哥哥也行……黎儿……” 季黎干涩一夜的双眼此时已是通红,沉着地稳步走上邢台,“我要见皇上,否则,今日有我在此,任何人都休想动季府一人!” 她毫不怯懦地看向今日的监斩官,当朝丞相郑颖,而立之年,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正蹙眉犯难地与自己对视,半晌站起身,绕到桌前,双腿跪地:“臣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 郑颖这一跪,刑场官兵侍卫,围观群众,全部跪地大喝:“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 季黎面色愈发惨白,略一挥手,示意众人起身,她这个皇后,早已有名无实,只是不曾料到他竟那般无情,季氏九族,无一放过,连她腹中胎儿……季黎抚了抚隆起的腹部,苦笑浸染开来,吐出口的话仍旧气势不减:“本宫要见皇上!” 郑颖起身,垂首道:“娘娘恕罪,极凶之地,于皇上圣体不利,还请娘娘尽快离去!” “本宫说过,有本宫在此,休想动季府任何一人!”腹中绞痛,季黎捏紧了拳头,疼痛混杂愤怒,这句话显得尤为咬牙切齿。 “下官失礼了!”郑颖对季黎再施一礼,站直身子,对着身边侍卫道:“送娘娘回宫。” 季黎站在原地不肯动,双腿早已冰冷麻木,热流顺沿而下,就算她肯动,都移动不了半分。心中仅存的一丝希望也被郑颖戳破,若非他特地嘱咐过,郑颖不可能毫不犹豫遣她回宫。 两名侍卫对视一眼,一左一右站在季黎身边,垂首再不敢动。 时间仿佛静止,空气都停止流动,空中不时飞过南去的大雁,季黎固执站在刑场,睁着赤红双目眼皮都不眨一下,既然无法阻止,那便看着,记住这痛,记住这恨! “行刑!”一声高喝,伴随木牌落地的声音,划破静谧。 银白大刀高高举起,折射出的七彩阳光刺痛双目,鲜血迸射,头颅落地,季黎清晰地听到它砸在刑场地板上,“咚”的一声,一如自己的心跳,咚,咚,咚…… 那个,季府的管家,常常抱着她摘树上的桃花;那个,临舅舅,擅医术,老是抓住她,小黎子,来我看看,你肝火太旺了;那个,曲哥哥,老拉着她的手,走,带你出府玩,哈哈;那个,爹,时常板着脸训斥,我季府的小姐,哪能成天穿着男装往外跑?;那个,娘,宠溺地端出大碗甜汤,冲着她招手,黎儿,吃饭了…… 季黎只觉得耳边嗡鸣,眼前一片血红,一张张脸,在眼前渐渐被血色浸染,斑驳,消失,忽的一片红,又突地一片黑,腹中的坠痛让她再站不住,跌在地上,孩子,这个孩子,都要离她而去了,拿手擦了擦双眼,她知道,自己还是哭了,没出息的哭了。 下身撕裂般的疼痛,季黎全身都是冷汗,耳边嘈杂一片,努力睁眼,明晃晃的太阳射入眼底,却是冷,刺骨的冷。 身子越来越轻,像是浮在空中,季黎知道,她终于也要离开了,跟着那么多她爱的,爱她的亲人们,还有自己未见过面的孩子,离开了…… 就连最后这一刻,他都不肯见自己…… 心中残余的一丝恨意,在此刻膨胀开来,溢满心底,恨,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轮回应有时,恨叫无情咒,若有来生,定要你一一偿还! 《带着牙套也穿越:丑后无敌》 逼宫1 锦阳宫内满地的狼藉,一个粉红色为底,淡白色花纹,外罩轻纱套装的宫衣的女子,头发散乱的坐在地上。 珠钗叮叮当当的发出悲哀的声音,像是在述说着此时它主人的凄凉境遇。 那女子,一张精致的瓜子脸,弯弯的柳叶眉,除了那双桃花眼,与站着的白衣女子有些不一样外,倒找不出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而此时,坐在地上的女子,更多了分柔弱,更让人心疼。 “送娘娘去紫淤宫。”那个站着的白色衣着的女子,趾高气昂的吩咐身边的宫人。看也不看地上那个与她有着相似面颊的粉色衣着的女子。 那绝美的脸上,印满了骄傲的笑容。 一身纯白的宫服虽然把她那绝美的容颜寸托的清纯无比,却把她那颗狠毒的心寸托的淋漓尽致。 表面纯洁无瑕,如婴儿般无害,却狠毒的如罂栗花一般,让人吸一口,就永世不得翻身。 那个纯洁的脸,此时却是如此的丑陋。 粉色宫衣的女子气急,反笑:“没想到本宫一心维护的妹妹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那笑声中带着些悲凉,更带着绝望。她二十一世纪的骄傲呢? 她没想到自己却如书中所说的农夫,而最可悲的却是,这条毒蛇却是她的妹妹。是那个为了她的一句话,而牺牲自己的一生的人。 当初,她记得小玉和她说,只因为她喜司马宜君,而她就舍弃了自己心爱的男人,与她合谋,让她嫁给了她心爱之人。而自己却冒着生命危险嫁入皇宫。 可是没想到,她的妹妹就是如此报答她。 这也许就是自作孽不可活的道理吧! 谁让她犯了一次错误,没有悔悟,还继续把她收留在宫中呢。 在她收留她的时候,她就应该想到今天的结果。 可是一切都晚了,一切都晚了。 要不是她撞见那个口口声声说已经深爱她的男人,正在和自己的妹妹在她的床上缠绵,打死她她都不会相信,她爱的男人会和自己曾经一而再帮助的妹妹厮混在一起的。求采纳

分页:
相关链接 Correlation Link
最新OA界面 New Article
  • 06-08
ASP
ASP
ASP
栏目热门 Class Hot
栏目推荐 Class Commend
版权所有:恒峰娱乐g22 2016-2018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AG